365体育手机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社科 >> 弥散半世纪的巨塔杀机
弥散半世纪的巨塔杀机
————“9•11”事件溯源
作者:【美】劳伦斯•赖特  发布时间:2010/12/28 16:36:07  浏览量:
  《文汇报》编者: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已经过去七八年,但恐怖的阴影仍然弥漫在人们心头。关于这一事件的图书层出不穷,而荣获2007年普利策“最佳纪实类”图书奖的《巨塔杀机》,当之无愧地堪称“9•11”题材中最真实、精彩的巨着。作者劳伦斯•赖特历时5年,采访了近700名与“9•11”密切相关的直接当事人,仅采访稿就多达500页,所参考的文献约有160种。
  
  全书以扣人心弦的文学手法,描述了“9•11”背后最真实的图景,回答了很多人提出的“如果没有本•拉登的主使,‘9•11’或其他类似的悲剧还会不会发生?”“为什么遭袭的又是美国?”等疑问,为读者打开了一扇窥探这一历史惨案真相的窗口。
  

  
诞生在埃及监狱中的复仇种子
  
  埃及开往纽约的游轮上,一位将在42岁年纪回到学校读书的作家、教育家赛义德•库特卜经历了一场信仰危机:“到了美国,我该坚信伊斯兰教,抵制诱惑,还是纵容自己,沉溺于诱惑?”最终他下定决心:我要做真正的穆斯林!那是1948年,新世界在地平线上隐约出现,胜利、富有、自由。而在他身后,则是满目疮痍、苦难深重的埃及。他因尖锐的社会批评激怒了埃及的独裁国王,朋友们安排他离开埃及。
  
  在美国,库特卜看到一个精神荒原,物质主义才是美国人真正的上帝,感觉危机四伏,灵魂孤独。他对美国的糟糕印象见诸报端后,深刻地影响了伊斯兰国家对这个新世界的看法。他关注的核心问题是现代性,现代价值观借助西方殖民主义的媒介传染给伊斯兰,而美国只是代表。
  
  1949年2月,库特卜在美国听到穆斯林兄弟会最高指导哈桑•班纳在开罗遇刺的消息。两人素未谋面,但都知彼此声名。班纳1928年创立了穆斯林兄弟会,要将埃及变成伊斯兰教国家。几年之内,兄弟会扩展到整个阿拉伯世界,为日后暴动埋下种子。
  
  1950年8月,库特卜回到开罗,发现这里腐败与暗杀肆虐,政府深受帝国掌控,在民众中毫无威信。这时,兄弟会修建了自己的医院、学校、工厂和福利组织,甚至建起军队,俨然构成一个反对派的社会。面对英国入侵,兄弟会是唯一有组织、有效率的抵抗力量,它们结成一个个关系紧密、相互合作的“家庭”,灵活、隐秘,当然,也有暴力的一面。
  
  1952年7月,陆军上校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趁着英军突袭的混乱把国王逐出埃及,并控制政府。不过兄弟会认为革命应由自己控制,但它与纳赛尔派别在民众中都没有足以统治国家的权威。
  
  1954年,纳赛尔把不少兄弟会成员(包括库特卜)投进监狱。库特卜在狱中备受折磨的故事,在伊斯兰激进分子中间成为一幕殉教者受难的活剧。一份名为《里程碑》的宣言被库特卜一点点偷送出监狱。它秘密地流传了许多年:“今天的人类正站在悬崖边上,穆斯林的机会已经来临。但是,伊斯兰要想领导世界,就必须让自己重获新生。应该有一个先锋队,带着这一决心开展征程,并坚持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这些话回响在一代代年轻穆斯林的耳际,他们一直希望能在历史中发挥某种作用。
  
先锋队领袖的圣战组织
  
  艾曼•扎瓦希里,即将成为库特卜先锋队领袖的人,在开罗以南一个宁静的中产阶级郊区长大。他出生于1951年,从小酷爱读书,还因信仰虔诚而出名,其父母分别来自埃及最显贵的两个家族。
  
  扎瓦希里的舅舅马赫福兹15岁就因密谋推翻政府被关进监狱,库特卜曾在1936年当过他的阿拉伯语老师,两人建立起毕生的友谊。年轻的扎瓦希里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使得他在15岁时就协助成立了旨在推翻政府、建立伊斯兰教国家的地下组织。
  
  1967年,埃及爆发了与以色列的战争,这是当代中东历史上的心理转折点。以色列取胜如此之快,胜得又如此彻底,对穆斯林来说是莫大的羞辱。他们认为是真主抛弃了穆斯林。1970年,纳赛尔死于心脏病,继位者安瓦尔•萨达特为确立政治合法性,与伊斯兰教徒达成和解,包括释放关押在监狱里的兄弟会成员,却没意识到他们的危险性。
  
  扎瓦希里的地下组织到1974年壮大到40名成员,那时他是开罗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伊斯兰激进组织正在这所学校闹得热火朝天,他们终于逐渐发现彼此,后来合并为圣战组织。扎瓦希里在1980年开始与阿富汗人接触,当时苏联入侵阿富汗,他作为救援医生前往巴基斯坦,照料逃过边境的阿富汗难民。他一直暗自打算为圣战建立一个安全的基地,最终打回埃及掌握政权。这段日子,扎瓦希里秘密越境去了几趟阿富汗,成为最早见证阿富汗圣战者勇气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