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传媒 >> 永恒的召唤——雷锋精神世纪交响曲
永恒的召唤——雷锋精神世纪交响曲
作者:李从军 张严平 赵承 肖春飞  发布时间:2012/6/12 18:18:56  浏览量:
  19世纪末,南太平洋塔希提岛,金色的落日下,孤独而苦闷的高更站在悬崖上,面对浩淼大海和无边苍穹,伸开双手,发出关于人对生命意义那三个惊世骇俗、回响百年的终极追问: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到哪里去?
  这是渺小生命面对浩瀚时空的困惑与迷惘,是内心世界与客观外在强烈冲撞发出的悲鸣和叹息,是个体无法融入群体带来的无助与沮丧。
  人类,一直生活在这个生命有无意义的巨大问号中,苦苦寻找着答案。
  在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暮年之际,一遍遍自问:“我的生命意义何在?”
  在德国,叔本华认为:“只有欲望是永恒的,人生没有意义。”
  在中国,屈原彷徨山泽,一连发出173个问题叩问上天。
  陈子昂感于浩茫宇宙下生命之短促,世事之不测,壮志之难酬,留下千年的孤独郁愤:“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在柴科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中,触摸到人类难以摆脱的绝望与忧伤;依然可以在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感受到人类不屈于命运的挣扎与反抗。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到哪里去?
  生命意义何在?如何予以解答?
  中国的一位普通士兵,对此给出了自身的答案。
  他说:“如果你是一滴水,你是否滋润了一寸土地?如果你是一线阳光,你是否照亮了一分黑暗?如果你是一颗粮食,你是否哺育了有用的生命?如果你是一颗最小的螺丝钉,你是否永远坚守在你生活的岗位上……”
  他以平凡的人生实践,矗立起人生价值选择的最佳坐标,展示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鲜活的精神力量和人格魅力,永久地召唤着人们的心灵。
  他的名字叫雷锋。
  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向全国人民发出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
  这个22岁的年轻生命,用七个普通音阶,谱写出一曲绚丽多彩的旷世绝响——雷锋精神世纪交响曲。
第一乐章——中国精神的天空
  这是一部挺立着中国脊梁的伟大交响。
  雷锋,就是这部伟大交响的第一小提琴手!
  他,伫立在那里,目光清澈,从容坚定地拉出第一主题--
  对国家、对人民,对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对需要帮助的弱者,满怀爱心,给予帮助,并从中获得人生价值的实现和幸福愉悦的满足。
  ——这蓬勃向上的交响曲,绵厚悠长。从容,温暖,高贵,弥漫着庄严的气息,闪烁着神圣的光辉。
  它召唤着,引领着,弦乐和管乐应声相和。
  ——这蓬勃向上的交响曲,喷薄而起。高亢,激昂,雄壮。跳动着生命的脉搏,勃发着青春的激情。
  它发散着,升腾着,汇聚成时代的最强音,激荡在中国精神的天空……
  哪里是第一个音符的起点?
  岳麓山畔,湖南望城。
  历史的旋律在这里回响。
  穿过一片漂亮的现代住宅区,我们走进简家塘的一座茅屋。
  72年前的那个寒冬,当雷锋在这里发出生命的第一声啼哭,便陷入苦难的深渊。
  相继失去五位亲人的他,7岁时,已是孤儿。
  绝望中的苞蕾,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阳光雨露。
  雷锋怒放了!
  曾担任过望城县委副书记的85岁的赵阳城,给我们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雷锋的场景——一个16岁的活泼少年,背着行李,蹦蹦跳跳穿过秋天的田野,欢笑着向他走来。
  1958年秋天,在县委当交通员的雷锋报名去鞍钢当工人,临行前他想把原名“雷正兴”改为“雷峰”,赵阳城和大伙儿商量:叫“雷锋”更好一些——“到鞍钢打冲锋”。
  赵阳城把雷锋送到湘江码头。
  湘江北去,少年远足。依依不舍之余,赵阳城久久伫立在江边,望着那远去的背影,他怎会想到,“雷锋”这个名字,将成为一个国家的永恒记忆?!
  轻轻翻开雷锋的日记,他的情感思绪触手可及。
  ——“深夜11点钟了,天突然下起雨来了。建筑焦炉工地上,还散放着7200袋水泥。雨越下越大……我急忙跑到工地,用自己的被子,并脱下了衣服,抢着盖在水泥上……回忆自己为国家、为党做的一点点工作而高兴。”
  ——“今天我从营口乘火车到兄弟部队作报告,下车时,大北风刺骨地刮,地上盖着一层雪……我见到一位老太太没带手套,两手捂着嘴,口里吹一点热气温手。我立即取下了自己的手套,送给了那位老太太。他老人家望着我,满眼含着热泪,半天说不出话来。一路上,我的手虽冻得像针扎一样,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
  ……
  活着,人们以不同的方式诠释着自己的生命价值。
  有人在战场上横扫千军,有人在商业王国中纵横捭阖,有人在科技高峰叱咤风云。
  雷锋并没有这样的惊心动魄和波澜壮阔,但他却在一件件小事中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