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野 >>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作者: 李文汉  发布时间:2018/4/25 13:15:51  浏览量:
  【摘要】本文从乌撒苗族之由来、辅处成了苗族的栖息地、滇东北苗族的形成等方面,对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作了探究。
  【关键字】 滇东北苗族 由来 形成 研究
今大方、毕节、纳雍三县交界的河谷、山腰、山梁地带。这就是将苗族置于郝州境附近。郝州,唐置羁縻州,属黔州都督府。治所在今贵州大方县南。南宋后废。[5]唐时期郝州城就建在坡脚、马场交界的泽溪嘎大塘一带[6],把苗族安置在这一带从事荒山开垦,种植谷物,给其缴纳赋税。“对县境(毕节县)内苗族的区分,人们习惯一般是根据不同的服饰来区分称呼,如衣着大花的称“大花苗”,衣着尚白的称“白苗”,衣着小花的称“小花苗”,后来,“大花苗”和“小花苗”逐步向西迁徙。”[7] “苗族进入黔西北,在总溪河畔定居,后称为“姆阿苏”、“卯淌”的两个支系西迁进入乌撒境,“姆阿苏”定居在夯卓(今赫章青山、白果一带),“卯淌”定居在比讨(今赫章、威宁交界的铁匠铺一带)[8]。后两段资料提供了苗族溯着总溪河到了七星关,进入今赫章县城西南部冲积河谷和辅处坝子。
  苗族史歌的有关人名、地名考释。阿者,是苗族对居住在今大方县彝族默支系的称呼;骚诺,是对居住在今威宁县的布支系的称呼。需说明的是苗语通常称呼阿者或比诺,而没有用苗语称呼水西的。这里有彝族奴隶主时代与建立水西土司的历史区别。元世祖至元十年(1273),乌撒部内附,十五年(1278)闰月庚戌朔,罗氏鬼国主阿榨内附,诏以阿榨为安抚使,佩虎符。[9]阿者对苗族的影响很大,苗族称阿者君长为史彼居自老,疑是对阿哲必额莫(比六)的称呼。比六卒,莫(慕)翁袭,住九层衙,是时苗族已居住其附近。再者,苗族称嘎梭居自老,嘎梭,即是居住乌撒的君主乌些(读梭音)。嘎梭居自老苗族又称为卯骚居自老。这样解释比较符合历史事实。史歌的地名:“杜格间”。“杜”是指哪一条,“格间”则指水清沏。“杜格间”指一条清澈的河水。“当高当资色”,“当”苗族指“坡”,“当高”指坡顶,“当资色”与“当高”意思相近,苗语可译成“前面的坡顶很高。”“当高当各得”,可译为高山顶有一块很好的平地。“杜直高原”,可译作顶着天的山坡。“嘎当那沙地”、“嘎直多沙牢”是指汉族居住的地方和村寨(城)。“杭那路”苗语指盐仓最高峰、双坪梁子一带。“力格套”即苗语指辅处坝子一带。史歌苗语地名往往是指这个地方的地貌形状。苗族在迁徙途中用古苗语记述的地名语音与现在有异。
  苗族返回卯阿直借鼓是迁徙的最好印证。《爷利涛祭祀(打老牛)歌》[10]叙述苗族在“力阿那”居住了十三年,爷利涛要返回卯阿直的族中兄弟家借鼓祭祖,他从敢直多直抚——敢直多那力——卯敢直悬崖脚到卯敢直地。爷利涛就是爷觉力唐。因歌手之音调而译者译出不同的名字。在迁徙中停留在卯敢直的苗族保存着祭祖用的鼓,迁到“力阿那”的苗族虽然同他们分开居住。但每逢十三年都要去借鼓祭祖。“祭祖,同寨各择大壮牛角端正者饲之,及茁壮,纵之共斗,胜者为吉,乃卜日椎牛以祭。” [11]苗族称鼓为神鼓。其功能是为了驱邪除恶,唤起祖人或去世人的灵魂,接受贡奉并指路回到资格敖地,使其保佑生者,免除病痛灾害,人畜平安兴旺发达。[12]祭祀后还要送鼓回去由保护的人家看管。“彼等皆言大花苗祭祀之鼓乃木梳苗所赠予。” [13]这里的赠予实际上是借,借是要还的。鼓是当时苗族中的“卢色”、“卢巴”持有。按后来老人的回忆,借鼓须带一对鸡、一小袋炒面,一瓶酒去贡奉才能借出。要征得管理者的同意,用带去的礼物敬献上,并向“草爷各”告知鼓要去的时间和地方。启程时,要先击三下,表示请鼓上路。然后从架上取下又击三下,递给经手人,启程又击三下,就背着走。[14]
   2016年9月4日,笔者到赫章县参加韭菜坪花山节,县民委苗文翻译组杨才华(白苗)告诉我,约在70年代,他们谈及居住在结构沙窝厂的大花苗祭祖不用鼓时,他的爷爷杨瑞生说:“卯猜(大花苗)祭祖的鼓是我们借给他们的”。鼓即是祭祀之神物,也是体现一个家族、一支苗族相互的关系物。这里透视出迁入乌撒力阿那的苗族最早还是归属白苗。以后,爷利涛安排卯娄家(汉姓为张)、卯蚩家(汉姓为杨)分别在力阿那用香樟树制作母鼓、公鼓,有了鼓之后,本属一支苗族分居两地。久而久之,彼此失去往来。另外,进入赫章县青山、白果一带的苗族也分成“姆阿苏”、“卯淌”两部分居住。“姆阿苏”成了后来的“小花苗”,“卯淌”则成了大花苗。白苗、小花苗、大花苗是这一次迁徙之后,分开并逐渐形成的。
  苗族当陪奴到乌撒,只是苗族入乌撒的一部分,不能代替其它方式迁徙。所谓陪嫁就是奴隶主嫁女时的陪赠物品[15]。此次陪嫁在苗族中影响很大,其原因是后来的人们忽视了陪奴是财物这一特殊身份,只注重陪嫁的场面。此次苗族男女青年陪嫁,还有苗族“色”、“巴”都来。从苗族自身看是有头有面的,因此,给苗族留下他们是随玛居到乌撒的记印,并一直影响到现在。
  滇东北苗族是由多支苗族进入骚诺和辅处,经长期生活形成的。
  (三)苗族迁居乌撒的时间推测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