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野 >>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作者: 李文汉  发布时间:2018/4/25 13:15:51  浏览量:
  【摘要】本文从乌撒苗族之由来、辅处成了苗族的栖息地、滇东北苗族的形成等方面,对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作了探究。
  【关键字】 滇东北苗族 由来 形成 研究
苗族迁居乌撒对自身的发展是重大的转折,对强化古乌撒居住的少数民族势必会带来一定的影响。“威宁为古苗獠之地”,宋起志:“威宁古苗猓之区。”[16]由于史料的缺乏,新的史料又未发现,因此要推测苗族进入乌撒还有很多困难。目前,关于苗族进入乌撒的推测有两种观点三种表述。一是根据苗族迁徙中被封建王朝用火炮打败而投靠彝族奴隶主,推测大约为唐末宋初[17]。二是根据史歌记述,苗族“从比诺搬到骚诺(今威宁县境)及”“苗族搬到乌撒已经三十二代(1937年杨汉先调查所得资料)之说推算,大约在宋元时期迁至。”[18]另有“时为南宋”。 [19]两种观点三种表述是值得商榷的。
  苗族进入川南后,只有混杂居住在在僰、羿、倮之间,难以聚集,生存十分艰难,后期进入赤水河一带,依附墨者扯勒居住。封建王朝的矛头是指向统治此域的统治者而非手无寸铁的苗族。因此,此期间苗族被封建王朝用火炮打败,历史上不可能存在,以此作为苗族移入阿者奴隶主的依据是很难站得住脚的。采用调查中个别调查者反映苗族到乌撒已三十二代,以此作为一种倒推法推测苗族迁居乌撒也是一种无奈之举,难以令人信服。
  对苗族迁居乌撒的推测,首先应该从阿者部、乌撒部的基本历史着手。“隋炀帝时,阿者家雄踞黔西北,征服了当地的仡佬族,以后形成罗氏鬼国……乌撒家占据威宁、赫章一带,称为乌撒部” [20]唐龙朔三年(公元663年)罗甸首领阿哲必额莫(亦译作“比六”或“比娄”)应矩州刺史谢法成招慰,率七千户内附。公元前670年唐在其地设置禄州,汤望州,由必额及其阿七分治。《大定府志》载:“乌撒在元朝以前为巴兀姑,巴的甸,唐之乌些……”唐时,乌蛮后裔乌些居此地。这些记述可以作为苗族进入阿者、乌撒研究的依据。
  苗族古歌《爷觉力唐》记载了是时阿者部的君长为史彼居自老,住乌撒部的君长为嘎梭居自老。“史彼”和“嘎梭”在苗语中有起始和终点之意,又与史书记载中的“比六”、“比娄”及乌些(读作梭)相近,这该不是一种巧合。从苗族进入阿者部所处的朝代,与对彝族君长的称谓,苗族可能在唐朝时从阿者部迁至乌撒部。此时,今贵州以西之地,基本上为乌蛮统治,仡佬、宋家、蔡家、苗人、龙家等尽被征服。[21]另据彝族文献《西南彝志?德施氏源流》载:“祖默遮俄索/彝苗都归顺/聚于本地方。”“默遮俄索”汉文记为:“物叔”,其领地为“纪俄格”,因其归附唐王朝而置宝州,彝语称宝州为巴的兀姑。我们认为唐朝初年,苗族就迁到乌撒地,这时候封建王朝,已经在今毕节、大方设置禄州,在乌撒地设置宝州,故《西南彝志?德施氏源流》中记述居住此地的彝、苗民族已经归顺。
  苗族陪嫁到乌撒地,至今仍被认为是苗族到乌撒的重要依据。从古歌和故事所叙,此次苗族是随阿者君长之女嫁到乌撒家,从乌撒家送的聘礼(牛)放满附近的山坡,苗族制作的木勺很多,其聘礼之重,宾客之多,实为一次隆重的婚事。苗族男女青年陪嫁,苗族管事“卢色”、“卢巴”以及邻近老少都作随从护送到乌撒。这已经超出一般意义的婚嫁。因此,在苗族中至今仍有影响。彝族《西南彝志》、《夜郎史籍译稿》对乌撒与阿者开亲有很多记载。其中两次极为隆重。“苏能阿鲁氏/嫁到纪俄勾国/纪博读伍氏/嫁仪极隆重”。又“濮吐珠溢氏/额博毕吞她/,半边腮帮黑/一只手背花/左手有日图/右手有月象/身穿如虎衣/又很多陪同/嫁到纪俄勾国/是那周阿杰和那周陀尼之母。” [22]本文推测苗族是随“濮吐珠溢氏”到乌撒的。有“很多陪同”中包括有苗族管事“卢色”、“卢巴”及男女青年,这是其一。其二,苗族《骚诺家战史歌》记述彝族君长嘎诺主榜诺时期受到战争的威胁,苗族长老受邀参加了抵御敌人的谋划,很多苗族参战。如果没有在阿者地居住,由阿者委以职务,负责管理苗族事务以及作随从到乌撒这种关系,在等级森严的制度下,是不可能请苗族长老去一同出谋的。战争期间,嘎诺主榜诺的妻子生了两个小孩,他们神奇般地成长,并协助嘎诺主榜诺重新掌控这些地域,彝族专家认为这个时期约在北宋真宗年间(公元998-1022年间)。[23]这次陪嫁到乌撒以及在乌撒参加战争,奠定了苗族与彝族的关系。
  三、辅处成了苗族的栖息地
  (一)辅处的地理气候条件
  苗族多批离开阿者部到乌撒部,新的居住地的社会环境对他们是陌生的,从较低海拔移入高海拔凉山,常年气温低,冬季凌封雪盖,生存遇到意想不到的挑战。苗族的这种迁徙,过去没有人愿意说,它实际上是一种没有土地和其它生产资料,无家可归的流民行为。他们在阿者部是类似“朔杰”和“则苏”的身份地位,对故土极少留恋。迁徙之后如果他们在别处获得比原来好的环境,就会随遇而安,定居下来。如果无法生存,一时又回不到原居住地,他们会继续流动,直到找到新的定居地或设法返回故地为止。2015年10月,我在大方县竹园民族乡箐脚调查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