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野 >>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作者: 李文汉  发布时间:2018/4/25 13:15:51  浏览量:
  【摘要】本文从乌撒苗族之由来、辅处成了苗族的栖息地、滇东北苗族的形成等方面,对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作了探究。
  【关键字】 滇东北苗族 由来 形成 研究
米见方,深0.4米,钻凿痕迹清晰。彝族老人说:“徭”在彝语中叫濮,徭族平民称为“濮苏”,王子、头人则称为“濮苏摩”。“相传彝族迁居这里后,曾和濮人共同杂居一段时间,后来,发生了矛盾,引起战争,濮人被打败了,离开这里。” [34]由此看来是濮人先到可乐、辅处一带。除此以外,在昭通发现的“梁堆”,误认为是徭人的庐舍……,梁堆中大多数藏有五铢钱,乡人无识,也就呼为“徭钱”。“夫所谓梁堆,乃昭通、鲁甸两县独有者”。[35]“坡垅上,往往一二或五六据之……问之乡里父老,皆曰:‘未修城前,瑶人土室也。’”故又称曰:“徭堆”之。闻农家言:发拙者:“花砖最多,‘五铢钱’次之,闻有刀、剑、铜器、石器各物”,[36]西晋永嘉五年(302)后,四川南部为犍为郡,僰道县就有大量僚人进入四川南部。东晋,成汉政权在李寿的统治下,又掠夺大量僚人入蜀。云贵僚人入蜀是西南民族迁徙的一件大事。僚人腾空的地方交通要道和土地丰腴的地逐渐被巴蜀移民移居,他们运用先进技术和铁农具开发。氐羌民族则在乌撒高原台地过着游牧生活。苗族进入乌撒之后,依附了彝族奴隶主。在得到允许之后搬迁到辅处居住。可以将其控制在一个相对不易与外界交往的封闭的环境中,让其成为奴隶主统治下的自由民,为奴隶主服役,听其指唤。
  (三)苗族居住的环境和生活
  环境是苗族生存的内、外因条件,它分为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两个方面。环境是可以适应并改造的,但作为到处移徙的苗族,只能尽力去适应环境。这样,可能导致两种结果,一是逐渐适应环境而定居下来;二是难以适应环境而退回原来的居住地或另找落脚地。从种种现象表明,有一部分苗族选择了第一条路,也有一部分苗族选择了第二条路。苗族《爷觉力唐歌》是这样叙述的:“力阿那啊/都是深山大森林/是老虎豹子穴居的地方/那条力阿那河啊/高山森林实在多/尽是猛兽麂子出没的地方”。概括地反映了苗族居住地的自然环境是极其恶劣的,老虎豹子对人类威胁大,一般不去追捕,麂子则是猎取的野物。据说一支苗族是撵鹿(歹再)经高原到洛泽河一带的。几百年之后,与辅处相距不远的赫章县双坪法都,苗族原称为“蒙卓”,意为老虎经常出没的地方,后来将其改名为“蒙若”,民间传说清光绪年间开办福来厂,有老虎伤害过人。这种自然环境对苗族是一种威胁,但也是提供猎取食物的天然条件。茂密的森林,为苗族提供采摘获取食物的来源。
  从社会环境看,辅处东北部的可乐,被认为是犍为郡汉阳县治所在地。它与威宁中水、昭通营盘山等发掘墓地极有可能是夜郎旁小邑遗存,因旁小邑之间政治独立,族群构成也可能有较大不同,因而体现在文化差异就相当大。[37]辅处虽没有列为夜郎旁小邑,但辅处确实保存有濮人众多的遗存遗址。苗族进入辅入前就有濮人在此生活,苗族称濮人(仡佬族)为“蒙得”,比较接近彝语的“濮苏”。据传此种人身体较矮小,但机灵强劲,奔跑迅猛。给苗族留上深刻的印象。濮人迁出后,有的顺着辅处河走去。在威宁县云贵乡一带至今民间仍称洛泽河为仡佬河,应该是名出有据。
  晋时乌撒属朱提郡,唐曰乌些,宋曰乌撒部。是时,乌蛮地广势强,在乌撒及其周边有乌蒙、易溪、易娘、閟畔、茫布等六部。乌撒部辖今威宁、赫章,乌蒙居今云南昭通鲁甸、易溪部居今云南威信,易娘部居今云南彝良县,閟畔居今云南东川市,茫布居今云南镇雄县。[38]他们多为大理国东川郡节制,同时又接受宋王朝的封号。乌撒境内有彝、苗、白等民族和蔡家的先民[39]。彝族正值宗法奴隶制的盛行成熟期。宗法制度说到底就是彝族君长统治下的体系,君长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对这个体系我们不够了解,但是任何制度都是为了奴役民众,为统治者服务的。如果这套制度严厉了,反而对制度的推行起到制约和阻碍的作用。居住在“力阿那”的苗族无疑被纳入彝族宗法体系,同彝族低层民众和白族一样,领种彝族奴隶主的封地,受其统治和奴役,成为驯服的“臣民”。但是,乌撒的地域宽阔,地理复杂,交通不畅,人烟稀少,这种宗法制度本身受到自然环境的制约,是很难渗透到居住在山川河谷和偏僻地方的民众。由于苗族居住环境的特殊性,虽然名义上纳入这种体系,也有“任其开垦耕种,多寡不论,均交纳小米量斗而矣,当役之时,虽杂于蛮夷之内,盗匪之间,往往受其拐贩之类,然其土司深有自由之待遇也。” [40]苗族在乌撒奴隶主辖地内从事畜牧养殖和开垦荒坡沟地,种植麦类、荞类作物和毛稗、小米、天星米等作物,年末按租交奴隶主和猎取野物上贡认主。也栽种篦麻、芝麻作自身衣着之用,他们同属民不同,有一定的自由,可以拓展生存空间。我们从苗族《迁徙歌》中知道:住在刚挡氐比滔的苗族到处寻找地方,他们“找到了丽阿那氐/找到了早子各/找到丽旮报/找到了咱居麻帝氐/找到了刚挡氐茨地/找到了咱居格吕氐”。[41] 这些地名对了解一千多年前苗族移动居住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丽阿那氐”是兴隆厂河谷,“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