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野 >>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研究
作者: 李文汉  发布时间:2018/4/25 13:15:51  浏览量:
  【摘要】本文从乌撒苗族之由来、辅处成了苗族的栖息地、滇东北苗族的形成等方面,对滇东北苗族的由来及形成作了探究。
  【关键字】 滇东北苗族 由来 形成 研究
早子各”是大街回龙一带,“咱居麻帝氐”、“刚挡氏茨地”为今彝良县新龙街奎香一带,咱居格吕氐,为雪山镇新街,丽旮报指龙街镇天生桥一带。苗族已经移徙到威宁小海乌木屯边缘及西北部的洛泽河、拖倮河流域。有的歌叙及七姓苗族分住七个地方,“格蚩爷老住招比古/格曰爷老居格曰地/爷格荡去阿那地/聂资卯噜住天边黑大箐/聂资卯嚷去招史略/聂资卯娄去住展子烂/聂资卯展居夯格簸地。” [42]苗族寻找的地方,七姓苗族居住地反映了苗族逐步分散及最早的聚集地。这一点需要再继续深入研究。
  四、滇东北苗族的形成
  (一)苗族形成地的地理概貌
  前面叙述了苗族在辅处的生活和开始移徙的方位,七姓苗族移徙的落脚地。这些方位和落脚地按苗族的地名称呼,有的逆着兴隆厂河走到与木屯边的回龙一带,有的则顺着洛泽河、底拉河直抵云南省彝良县南部。现在,我们先对威宁县的简要历史沿革和北部、西北部直达彝良县的地形地貌,山川河谷作一叙述。
  苗族居住在威宁之后,民间习惯称汉族皇帝和官员为“格米吴早”。“格米”指皇上或统治者,“吴早”指官员。这同中古之前称“沙昭觉地望”有了区别。明洪武十四年(1381),乌撒归附明朝。洪武十六年(1383)划云南所属的乌撒、乌蒙、芒郡三府隶属四川布政司。清康熙五年(1666)初,改乌撒土府为威宁府,隶属贵州省。区域隶属变更,很有微妙之处,从管理来看,弊端不在于区域,而在于体制和政策。雍正七年(1729),降威宁为州。升大定为府,威宁州的隶属及疆域基本确定下来。其境域为:“东接水城厅,南界可渡河邻宣威,西南界牛栏江邻会泽,西北至稻田汛(今威宁中水区)与恩安(今昭通)接壤,北至天生桥汛(今威宁龙街区)与彝良毗邻,东北至则底河、平羊山铺与镇雄、毕节交界。” [43]此疆域被东川、乌蒙、芒部铁环一般箍住。
  乌撒地面由西向东呈大面积倾斜上升,境内四周地壳表层多断裂,造成沟壑峡谷地形的高山,地壳的几度间隙变动和地质构建褶皱断裂的限制,使山脉与河流的走向顺地势及地质构造,形成中部突起的高山台地,四周低洼河水奔流。境内三座海拔2800多米的祖安山、西凉山、平箐梁子呈孤状耸立在东、西面。北部斗姆凶高原经新街、牛街到清水形成天然的气候分界线,云贵准静止峰在这道屏障摆动,常常出现南部艳阳高照,北部云雾沉睡或翻腾。
  乌撒北部、西北部有三条山脉。东脉由威宁、赫章交界的凉水沟耸峙,延至双坪至舍虎梁子、带石坡、鸡乐梁子至大黑山;中脉隆起于云贵乡新民大地梁子经大青山画眉梁子并入勺甫、斗姆凶高原,山脉又延伸到牛街、西凉山;西脉自彝良石人坪子、凉风台、又从白么梁子、白脸岩经沙子坡至平箐梁子。这三条山脉流淌着洛泽河、底拉河、马料河、黑土河等水道。其中,洛泽河主河道长116.5公里,流域面积2346.5平方公里。底拉河长116.5公里,流域面积781平方公里。河谷多呈“V”形,也有“U”形峡谷。最低处熊家沟海拔1234米,南部斗姆凶2656米,彝良县大黑山2689米,石人坪子2780米,其海拔高差1400米。根据地质和气象工作者的划分。海拔2000米以下为河谷地带,海拔2000至2300米为半凉山,海拔2300米以上的为凉山地带。其土壤在半凉山以下为棕壤、黄棕壤。
  在三条山脉和两条重要的流域里,从辅处一带东侧经可乐、河镇、德卓到彝良县的树林、奎香、新龙街至毛坪,有开阔的台地和坡地。奎香、寸田坝是少有的两个数百亩的山间盆地。从辅处到兔街、云贵、洛泽河和底拉河相汇的板桥,溯着底拉河到龙街一带的半山腰,有连片的台地和坡地、山洼地。在苗族未涉足时,河谷到半凉山两侧生长着很多青?、毛栗和成片的杂木和灌木,山脊、山顶则是连绵起伏的草场。象这样的地形地貌和气候环境是很适应人类居住的。最初苗族是随同彝族与其它民族进入这些地方,共同开发,谋图生活。河谷和半凉山出产稻谷、小麦、大麦等各种杂粮,半凉山以上出产甜荞、苦荞、燕麦等作物。清朝乾隆时期玉米、马铃薯传入昭通之后,[44]逐步引种推广到这两条流域。连绵的山林和荒山草坡适宜喂养牛、马、猪、羊等家畜。该地为农业、畜牧业并重的区域。河畔岩壁上栖息着鹿类和麂类等多种蹄科动物,山地森林中有虎、豹、野猪等动物,适合狩猎。
  (二)苗族频繁地进行移徙
  乌撒是战略要地,是南北重要的军事通道。蜀汉以来很多战争都在此发生,使民众流漓失所,同时,战争又促使各族民众相互依存。苗族迁居乌撒之后就依附于彝族奴隶主,从事耕作、畜牧养殖和狩猎,这种具有移动性的生活并非不受地域的约束,则溪制度是彝族宗法制度的一种表现形式和管理方式。这种制度不断地演变为以地缘与人缘关系相结合的基层村寨与军事组织单位。元代末期设立的土司制度,对则溪制度虽有影响但造成冲击不大,在边远偏僻地方反而强化了这种制度,形成“土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